心理中心
心理测量
方 式:
用户名:
密 码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心理美文

心理美文获奖作品:聆听心灵的乐章

发布时间:2015-08-30 14:15:00 点击:

聆听心灵的乐章

吴文

13级大气科学1

    我们的心灵是一支歌,旋律中激荡的是什么?欢快的,悲伤的,愤怒的,欣喜的,各种情绪交织融合,奏出专属自己的味道。现在我的音符中流淌的是什么情绪呢?是开心的,欣慰的,还是抒怀的,是我浓浓的思念得到释放的,是坐在父母之间感受幸福的。我静静坐在我爱的充满我熟悉气息的桌边,慢慢咽下了一口醇香的鸡汤。这是妈妈得知我的归期,炖了一天的鸡汤,明明不甜的汤,却被我感觉格外的香甜。

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但是我却是个活生生的反例。说来不知是可笑还是辛酸,得知我家是低保户并且真正理解这三个字,真正明白家中境况的时候是前几年的事,我知道我是一个不懂事的人,是一个不负责的女儿。老爸老妈结婚极晚,与他们同龄的叔叔阿姨都已抱了孙儿,而我才刚上大学,我口中的叔叔阿姨在楼下一群小孩的口中被称作爷爷奶奶,我很厌恶,我很讨厌他们的说法,尽管我有时会回避,但是我知道我却回避不了爸爸妈妈正在老去,快速的老去的事实,正如老妈再怎么染发都无法掩盖她渐渐变白的头发。她已不知道染了多少次头发,但是头发白的更快。我想,下次放假回家妈妈大概又得染头发了。有人会说,像我这样的家庭,母亲竟然多次染发,可见奢侈。可是我想说,妈妈染发不是为了美丽而是希望让她看上去不是那么老,更好找工作,但是工作不是好找的,即使找到了工作也是极辛苦的。老妈只能找家政做,这几年来,她做了几家,但都是上下午都做,所以常常要忙上一整天,早上早早出去,中午回家为我做午饭,又赶着下午的工作,天黑才回来,很累很脏,妈妈却很开心,因为有钱挣,但是这并不稳定。前段时间,妈妈又没了工作,只好闲在家中,天天出去找事做,直到现在还没有着落。其实这件事老爸老妈都没有告诉我,也没有打算告诉我,怕我担心,可是十一我回家,不直节俭,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出去逛街花了不应该浪费的钱,他们十分生气伤心,责备我不该这么不懂事,不理解家里的情况,才告诉我最近家中的事,比如妈妈没有工作了,比如爸爸向同事借了钱用来缴纳我的学费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一直沉默,一直呆在家中,直到返校。

老爸老妈的年纪都不小。老爸更是经历了文革和中国三年自然灾害的时代,凡是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都明白粮食的可贵,都知道节俭的重要,但是爸爸妈妈都不让我吃什么苦,每餐必有荤,老妈的厨艺又极好,家中的伙食自然不必说。还有家务活,他们都不怎么叫我做,他们总是希望我好好学习,不要被其他事分心,所以当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心中有些迷茫,因为我什么都不会,连怎么去缴水电费也不知道,其实我还是有些怨念的,埋怨父母为什么这么宠我,怨他们让我成为了一个废物,除了读书什么也不,但是当他们要我帮着做家务的时候,我去总是不想去做,总是以学习为借口跑进书房躲开,他们就不再说什么了。现在想想,我真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,当我们打扫宿舍时发现这并不费什么力,也不耗什么时间,做着做着就完了,我再想想过去,想想过去的自己,自己的懒惰,自己的借口,真是觉得又可笑又可悲,若是我能在爸爸妈妈忙碌的时候出来帮忙,他们身上的疲惫会不会缓解几分呢?他们的头发会不会白的不那么快呢?可是,一切已成过去......不!我还有现在,过去的我太不懂事,现在的我又怎么能重蹈覆辙?我还有机会,我决不再做那个懒惰的女儿。

我以为父母是健康的,妈妈虽然胖但是我认为胖而多福,爸爸做的工作是力气活,所以爸爸很强壮,我一直这么认为。但是我渐渐长大,爸爸再也举不起我,爸爸渐渐需要每天吃药来治疗脑血栓与高血压,妈妈不能提重物,看东西要用老花镜,做事久了颈椎会痛,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,这一切都告诉我,他们,我深爱的父母都在被时间无情地碾压,摧残。小时候,爸爸总是笑着说怕是只能养我到考研了,怕是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我工作来孝顺他和妈妈了,我总是笑着说不会的,他们会长命百岁,等到我挣了钱养他们,但是时间,时间实在是太残酷了,我恨它的残忍与暴戾,也厌恶自己的无知与不懂事,不知道心疼父母,只顾享受,懒惰与懈怠。

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”这句话是来感叹儿女在父母思念他们的时候不在父母身边,当父母逝去才会奔回家痛哭悔恨,我觉得这里包含着同情,也有讽刺吧。我不要做那棵树,一动不动,我要做一片叶子随风飘荡,我不要留下悔恨的泪水,不要父母等待我,我要追上去,我要让爸妈续上心灵那未完的旋律,来谱写我的现在和未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友情链接:中国心理咨询网 华夏心理网 中国心理网 南师大心理学院 北京师范大学心理中心 南京信息工程大学 新浪 
收起
展开